新闻 娱乐 文化教育 论坛 军事 科技 读书 社会新闻 人物 摄影 问卷调查 政策法规 机构职能 小说 诗歌 图片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问卷调查 >
滞销书命运:1/3图书年销量不足5册 10%最终化纸浆
时间:2018-01-08 字体:[ ] 来源:网络整理 视力保护色:

  开卷发布国内首个滞销书数据报告,本报记者由此展开追踪调查

  那些卖不掉的书都去哪儿了?

  《未来简史》《解忧杂货店》《白夜行》,在书店琳琅满目的书目当中,这些书总是被摆在最显眼的位置。但也有不少书接连几个月无人问津,躺在书店或仓库不起眼儿的角落里“黯然神伤”。对于这些充满失落感的滞销图书,北京开卷信息有限公司近日公布了一组数据,年销售数量小于5本的图书,竟占全部图书品种的34.5%。这也是国内首个滞销书数据报告。

  惊人数字 三分之一图书年销量不足5册

  根据开卷监测系统统计,从2014年1月至2017年10月,综合实体店、网店及零售三个渠道数据,年销售数量小于5本的图书,占全部图书品种的34.5%;年销售数量小于10本的图书,占全部图书品种的45.19%。也就是说,每年至少有三分之一以上的图书品种可能要面临报废的命运;每年接近有一半的图书品种只能堆在仓库里落灰。

  该统计还显示,2016年,全国新华书店系统、出版社自办发行单位年末库存65.75亿册(张、份、盒)、1143.01亿元。这些年销量不足10本的图书,为每年价值千亿码洋的出版业库存,贡献了重要力量。

  《出版人》杂志记者虞洋分析,过去4年间年销售小于5本的图书中,占总品种数量最多的是包括世界各国文化、经济、科学技术、社会历史、哲学等方面的综合类图书,其次是生活休闲类图书,第三是社科类图书,科技类图书是所有图书品种中占比最小的。过去4年间年销售小于10本的图书中,占总品种数量最多的前三名为:综合类图书、语言类图书和文艺类图书。

  虞洋还提到,少儿类图书由于最近两年市场的快速发展,在品种几乎呈几何指数增长的同时,也产生了巨大数量的滞销书。许多抱着凑热闹心态加入的非少儿社生产了大量滞销的少儿图书。相比之下,科技类图书的表现十分抢眼,无论是年销售小于5的图书品种,还是小于10本的图书品种,均呈现出比较明显的减少趋势。而社科和文艺类图书的表现比较稳定。

  第一站:书店 三个月卖不掉就可能退书

  为了跟踪滞销书的命运,记者来到了第一站——书店,走访了西西弗书店这样的连锁书店,也走访了万圣书园这类独立书店,还走访了中关村图书大厦等大型书城。在此过程中,记者不断遭到“婉拒”,较为“伤脑筋”的滞销书,成了销售方不愿触及的“敏感”话题。

  好在中关村图书大厦相关负责人耐心解答了诸多问题。“对于重点书,我们每天都要进行库存、销售的核查,卖得好的多添,销量不佳的自然面临淘汰的危险。一般6个月销售不好,就会先清退副本。”中关村图书大厦科技文艺部经理孟娜如此说道。此外,也有业内人士透露,网上书店、实体书店的滞销书,清退时限通常设定为3个月至6个月。

  孟娜还用图书扫码枪进行了演示,只要一扫图书ISBN码,3个月销量、当天销量、本周销量、上周销量等数据全都一目了然。她用扫码枪扫过《岁里春秋》,这本书前几天还卖出过一本,目前处于“安全阶段”。接连扫过的几本文艺书,尽管谈不上畅销,但基本上都保持一定销量。

  事实上,并不是所有图书都执行一样的退货标准,对于中关村图书大厦尤其如此。孟娜说:“有保留价值的科技专著,流转速度慢,有可能两年卖不出多少,但我们还是会保留。”她解释,中关村图书大厦周边科研院所、高等学府多,如果这类图书也像其他类别一样进行清退,可能就会造成积压。“这对于书店来说,承受的压力也很大。”

  “越是大众类图书,可替代品种多的,销售周期就越短,所以出这样的书会冒更大的风险。”孟娜说,公版书同样面临滞销的危险,“所以我们只留人民文学出版社、上海译文出版社、译林出版社等权威版本的图书。”

  好几家书店的负责人都谈及,“不是说滞销书完全不卖了,它们的命运往往一波三折,也有可能重新获得新生。”西西弗书店(来福士店)店长介绍,东直门来福士商圈的读者群定位为白领和小资,经管类、散文杂文类、生活休闲类均为畅销书,然而在另一商圈周围都是大学,读者群多为大学生,畅销书自然会有所不同。“作为连锁书店,图书因此都会呈现一种流动状态。”孟娜也表示,除了诺贝尔文学奖、茅盾文学奖等文学热点外,学校学习或者机关团购也会改变滞销书的命运,让其走上二次配货的道路。“其实滞销不是一个固定的词语,更是动态的概念。”

  第二站:图书配送中心 众多畅销书一样遭遇退货

{dede:arc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