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娱乐 文化教育 论坛 军事 科技 读书 社会新闻 人物 摄影 问卷调查 政策法规 机构职能 小说 诗歌 图片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人物 >
泉州:急救车有时很“难过” 变道和逆向是迫不
时间:2018-01-19 字体:[ ] 来源:网络整理 视力保护色:

为生命让道 让急救车不再“难过”

救护人员接警后紧急出动(林劲峰 摄)

希望急救车每次都能这样畅通无阻(林劲峰 摄)

1月20日,是120急救宣传日。一通通急救电话,连接着时空的两头,这头是医护人员焦心的询问,那头是患者对于生命的呼唤;一辆辆穿越拥堵马路的120急救车,在车水马龙中划出一道描绘着生与希望的彩虹。

在交通拥堵路段,当生命的警笛拉响,数百辆车仿佛商量好一样,次第避让,这样的场景相信许多人都会为之动容。急救车一旦上路,就关系着某个患者的生命安全,早一分钟与晚一分钟的结果可能就是生与死的差别。我国道路交通安全法规赋予了急救车“在执行紧急任务时,其他车辆和行人应当让行”等道路优先使用权。现实生活中,泉州的急救车是否可以畅通无阻?市民是否都有主动避让意识?记者对此展开调查。

□本报记者 苏凯芳

现状

急救车有时很“难过”

急救车司机:变道和逆向是迫不得已

1月9日16时27分,一阵急促的铃声打破了泉州市急救指挥中心的平静,县后街一名市民报警称家中有人昏厥需要派车。接到任务的驾驶员曾师傅,与担架员、医生、护士等3人迅速跑出值班室坐上急救车,记者一同随车体验采访。不到1分钟,警笛响起,车辆迅速驶离中心大院。

行驶过程中,曾师傅不停打着双闪或是鸣笛示意前车避让。记者留意到,绝大多数机动车车主听到警笛声,都能够主动避让。但一些闯入机动车道的电动车却缺乏让行意识,甚至还在急救车附近慢悠悠地行驶。

曾师傅告诉记者,为了尽快赶到患者的位置,在保证安全的情况下,他会变道以提高行驶速度。如果一直等待前车避让,耽误的时间可能更多。路口遇到红灯,如果条件允许,曾师傅就直接通过。

16时32分,当车行驶至美食街时,曾师傅收到了指挥中心取消任务的指令。曾师傅说:“这种情况通常是因为患者家属选择自己送去医院,这也意味着出车任务结束了。”此时,曾师傅关掉警笛,与正常车辆一样,按道行驶。“虽然没有接成病人,但每一次接到任务指令我们都必须认真对待,尽可能快速赶到现场。”

曾师傅说,他曾遇到过私家车集体让道的情况。2017年年初,市区坪山高架桥上发生了一起交通事故。当时整个桥上停满了车辆,“急救车警笛一路响着,前方的车辆都很自觉地向两侧靠,为我们腾出了一条救援通道。还有些热心司机更是下车提醒前车避让。”回忆起此事,曾师傅仍然感动不已。

今年40多岁的许师傅,是急救中心资深老司机,在驾驶岗位上工作了20年,早已经习惯了风雨无阻的救援之路。面对纷繁复杂的道路状况,许师傅深有感触,“接送病人要分秒必争,不断变换车道,闯红灯、逆向行驶,都是迫不得已。我们都要确保安全才会这么做。”

“刚开始开急救车的时候,泉州的车还没有那么多,即使是上下班高峰,通行也比较顺畅。近几年来,车越来越多,路也越来越堵了。以往5分钟就能到的地方,现在可能要花10分钟,甚至更久。”许师傅说,遇到堵车或被堵在灯控路口,一分钟对他们来说都漫长无比。每一次出车,都可能会碰到不愿避让的车辆。有时候,许师傅甚至要降下车窗告知有重病号,对方才会挪动车身。

社会车辆:能让的情况下肯定让

其实,社会车辆主动为急救车让道的现象在泉州并不鲜见。今年1月8日晚上,仕公岭路段一名伤员需要急救。急救车行驶到湖美酒店位置的灯控路口时,一辆公交车挡住了去路。正当驾驶员发愁的时候,公交车慢慢向右前方行驶了五六米,刚好让急救车通过。事后,记者联系上了该名公交驾驶员杨师傅。回忆起当时的一幕,杨师傅说:“急救车上路,那是事关人命。为它让道义不容辞,最怕遇到那种想让但没地方让的情况。”

在是否让路这个问题上,私家车主陈先生认为很多时候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我也想让,但也要有地方给我让。现在有些非机动车都闯进了机动车道,占用了道路资源,关键时刻根本就没有空间可以让行。”

{dede:arc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