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的位置:主页 > 党务联播 >

资产托管给美联储?等于把情报泄漏给美国政府

2017-06-27 19:05

原标题:资产托管给美联储?等于把情报泄漏给美国政府

 

资产托管给美联储?等于把情报泄漏给美国政府


  美联储有个鲜为人知的功能,就是为其他国家的央行储存资产。这给美国政府带来了独一无二的好处:它能向华府提供其他国家的情报。

  十多位美联储和财政部的现任和前任高官透露,美国财政部和其他政府部门的高级官员每年都要查看几次这些正常情况下应该保密的账户,以分析俄罗斯、伊拉克、土耳其、也门、利比亚以及其他国家央行持有资产的状况。

  美联储对这些账户包含的信息守口如瓶。但根据路透采访的这些官员,美国当局通常用的是美联储与外国央行服务合约中“有必要知道”的保密例外条款。

  上述人士表示,这个例外条款允许本来无权查看的财政部、国务院和美联储官员收集这些账户的资金出入信息。这些信息帮助美国政府监控经济制裁、抗击恐怖组织筹资和洗钱,以及更全面地了解全球市场的热点问题。

  全球约有250家央行和政府将3.3万亿美元资产存储在纽约联储,这大约是全球官方美元储备的一半。在2015年的一份演示文档中,这项服务被称为“安全保密”。

  国际清算银行、其他主要央行以及部分商业银行也提供类似服务,而且客户通常有不止一个账户。但只有美联储能提供直接进入美国债市以及获得美元这一全球储备货币的途径,使得美联储成为这种所谓托管银行业务的主要提供者。

  总的来说,路透访问的人士提到过去15年的七个事例,事例中这些账户让美国当局了解外国央行的动作或市场动向,有些情况引起了美国的特别关注。

  在相对较近的一个案例中,2014年3月时这些外国账户的数据让美国当局察觉出了莫斯科的倾向,当时俄罗斯入侵克里米亚已经促使美国对其实施经济制裁。

  据两名美联储前官员称,当时纽约联储外资持仓减少约1150亿美元,美国官员确认了其他人只能怀疑的事情:俄罗斯央行撤出了资金。

  据一名前官员称,虽然克里姆林宫官方予以否认,但美联储和财政部官员判断,俄罗斯是担心美国会冻结俄罗斯资产,即便该账户并不包含在有限的制裁范围内。

  这位消息人士还称,约两周后,俄罗斯央行把其中多数资金存回联储账户,但这个小插曲让当局更密切地监视该账户,寻找制裁举措迫使俄罗斯动用储备的迹象。制裁效果还不明朗。

  俄罗斯央行称,对于“操作和与对方交往的细节”不予评论。俄罗斯驻华盛顿大使馆对询问电邮未予回应。

  没有承诺
  美联储承认披露账户情报的行为,但没有就具体客户发表评论。

  “虽然我们的账户协议的确规定可以在特定情况下与美国政府共享信息,但我们要求政府明确阐述对信息的需求,还要承诺会保密对待信息,”纽约联储一位女发言人称。“这种例外发生的情况罕见,次数也有限,比如说需要考察对制裁要求和反洗钱原则的遵守状况等。”

  对美联储行为展开此番探察之际,正值美国总统特朗普威胁将针对一些国家实施新的经济制裁,这些国家可能再次透过外国账户被监控。此外,美国的情报搜集活动也遭到公众严密审视,机构正在调查俄罗斯可能干预去年的美国大选,以及与特朗普竞选阵营可能的共谋。美国参议院本月支持对俄罗斯出台新制裁措施,部分作为对其干预大选的惩罚。与此同时,美国财政部扩大因乌克兰问题而遭制裁的俄罗斯个人和实体名单。

  据纽约联储去年在网上公布的账户协议草案,财政部或美国政府其他机构,或者联储银行,在获得账户信息时都需“有必要知道”。

  直接了解这种例外情况发生的七位消息人士告诉路透,对于这种“有必要知道”没有有效定义,纽约联储的律师们通常会具体情况具体分析。

  美国当局的监察强度,以及“有必要知道”的定义模糊不清,让一些接受路透采访的前外国央行人士惊讶不已。

  法国央行也有外国账户,2003-2015年间担任该央行总裁的诺亚称,法国央行保证为客户“完全保密”,除非刑事调查需要提供相关信息。诺亚在接受采访时说:“只有那种情况下(才会提供)...不会只是查看它们和了解它们的信息。”

  他们还说,美国利用美联储作为全球金融中心的地位,也不足为奇。

  “能够提供这些服务的强大央行...希望以对他们的公共职责有利的方式使用这种权力,”在2009-2015年间担任爱尔兰央行总裁的霍诺汉告诉路透。

  曾在美联储国际金融部主管的位子上坐了20多年、随后在1998年进入美国财政部的Edwin Truman称,美联储的客户不应指望绝对保密。

  “没有向客户承诺,他们的账户信息不会与美国官方共享,”Truman在接受采访时说。Truman目前在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任职。

  美国财政部的一位发言人说,财政部监控交易,并从所有金融公司那里搜集数据,这种监控和搜集“不仅是定期的,还出现在调查过程中,并且能够要求银行提供超出‘有必要知道’规定的信息。”他未就与纽约联储的互动置评。

  财政部紧盯不放(/▲
  路透访问的美国官员中,包括行政官员和部门主管,还有一些人士直接参与了只有在动用保密例外条款的情况下才可进行的账户分析讨论,否则这些账户原本只有少数美联储官员才可实施监视。多数受访人士要求匿名。

  纽约联储一个约有12人的分析师小组日复一日地在监视这些账户。这个名为中央银行与国际账户服务(CBIAS)的部门原本十分低调,但它在去年却一下子出现在聚光灯下。当时该部门将8,100万美元从孟加拉央行的账户转到网络黑客手中,成为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网络银行窃案事件之一。

  该部门主要负责管理公债与机构债,此外还有自纽约联储一个世纪之前开始为英国和法国开立账户以来,就储存在其地下金库的金条,现在这些金条已有超过50万块。

  自从美国于2001年通过爱国者法案以来,对联储提供信息的要求出现得越来越频繁,其中大多数来自财政部下属的海外资产控制办公室(Office of Foreign Assets Control)。该部门负责执行制裁行动,并监视恐怖份子融资、洗钱、以及武器和毒品走私等行为。财政部还可要求调阅机密信息。

  三名消息人士称,自2001年以来被要求提供的信息主要是有关土耳其、伊拉克、俄罗斯等国家的账户情况,这些信息经常用来帮助确定,是否有政府资金用于资助受到制裁的组织或个人。美国政府高度关注的几个国家在纽约联储仅存有极少资金或根本没有,其中包括受到制裁的伊朗,以及未受制裁的沙特阿拉伯。

  土耳其央行一名官员称,“正根据与纽约联储达成的相应银行协议开展日常业务,这是处理相应银行业务的标准操作流程。”

  在容易受到美国监视的央行中,伊拉克央行的情况尤其突出,因为巴格达与纽约之间的合作程度相当高。本月稍早,根据来自美联储外国帐户团队的信息与指示,伊拉克央行将一家疑与伊斯兰国(Islamic State, IS)及基地组织(al Qaeda/基地组织)有关联的货币兑换公司列入黑名单。这家位于叙利亚边境附近城镇Qaim、名为Al-Kawthar的公司,资产因此遭到冻结。

  一名伊拉克央行官员对路透表示,美联储官员会透过开会与电话会议,就如何追踪及冻结疑与恐怖主义份子有关联、或协助伊朗规避制裁的本地公司的资产,给予伊拉克央行建议。

  “我们与美联储的外国资产监督办公室有直接的联系,”该名官员表示。这位不愿具名的官员也表示,伊拉克央行是依据美联储的“核查程序”,冻结了Al-Kawthar的资产。

  美国财政部在6月15日宣布对Al-Kawthar的制裁,称该公司疑似将250万美元资金转帐至一家与伊斯兰国支持者有关的企业。记者未联系到Al-Kawthar发表意见。

  有时候,只要看一下美联储的这些帐户,就能让财政部洞悉市场变化。根据一名前CBIAS官员,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高峰期,财政部官员询问纽约联储,其一个客户是否为抵押贷款巨头房利美及房贷美(Freddie Mac)短期债务需求暴跌的幕后主使。

  这名前官员表示,帐户分析显示中国央行在购买方面有所抑制,而这项情报对美国政府在2008年9月接管房利美及房贷美的决策产生了影响。

  两名前美联储官员称,在某些情况下,负责处理外国账户的美联储团队如果发现异常情况,他们会启动“有必要知道”条款。

  其中一位官员称,自2010年“阿拉伯之春”运动发生以来,纽约联储已与美国国务院联手对也门和利比亚的资产进行了多次调查。

  该官员称,美联储团队按照风险等级对账户进行排序,确定是政府还是反对派在控制这些国家的央行。

  一名美国国务院官员称,国务院“保持与美联储相关部门的联络,以便共享政治和安全进展方面的信息”,所以他们能够“更好地评估和了解外国政府结构、领导层以及金融风险。”

  利比亚和也门央行的代表、也门驻华盛顿使馆对置评请求均未予回复。

  .路.透.中.文.网

http://www.citicfunds.com/VDFQR/

责任编辑:admin  

上一篇:中国建筑:与汕头市政府开展合作 金额不低于10 下一篇:美国对叙政府发出警告,再次动武的先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