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成本18元的伪劣眼贴卖到186元

一盒成本不到20元钱的伪劣眼贴,竟然卖到186元,这样的产品是如何生产出来的?近日,重庆市江北区检察院检察官向记者讲述了这款眼贴制售的“三级跳”:外包生产、狠压成本、暴利营销。

经江北区检察院提起公诉,法院近日以生产、销售假药罪分别判处被告单位重庆舒极光学科技有限公司罚金50万元,被告人刘斌、尹振等人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至三年不等的刑罚,各并处3万元至20万元不等的罚金。

明知厂家有问题,仍委托生产

2014年,刘斌与尹振发起成立了重庆舒极光学科技有限公司,主要业务是眼镜销售。当时,用于缓解视疲劳的眼贴逐渐成为市场新宠。刘斌等人决定把眼贴纳入经营范围,并让尹振、杨大国外出考察眼贴市场。

同年2月,尹振在参加“上海眼镜展”时,认识了某省会一家医药科技公司销售人员“王经理”(另案处理)。对方声称可以生产贴牌的眼贴。经过多次商讨,对方发来一款眼贴样品,并表示包装上的牌子可换成舒极光公司自己的品牌,相关批号也可以沿用。经过多方考察,尹振发现这个价格比同行低得多,怀疑有问题,便在网上查询了对方提供的保健品批准文号,结果发现什么也查不到。为此,“王经理”解释该批号是地方批号,并提供了一份由某省会保健协会对该批号的批文,尹振明知不妥,但并未进一步进行考察、核实。

刘斌了解情况后随即作出决定,委托这家公司生产“今立见闪亮眼保健贴”。公司采购人员杨大国便转账给“王经理”8万元货款,先生产4万袋。尹振等人根据对方发过来的资料设计了产品说明、内外包装等,同时找到重庆本地一家印刷厂,印制了“今立见”眼贴的外包装和宣传资料。厂家将生产好的袋装眼贴通过物流发到重庆,刘斌、尹振便安排员工周光明等人以每盒30袋的数量进行包装,并自行打上了“产品批号”和“生产日期”。

十倍暴利销售,自家员工不敢用

这款一袋成本不到0.5元的眼贴在销售时,摇身一变就成了“白富美”。据刘斌的员工周光明交代,在外包装由公司自己印制时,一盒“今立见”眼贴的成本为16元;2016年10月后由某省会生产眼贴的企业提供外包装后,进价为18元左右。但经刘斌、尹振和杨大国商量,这款产品定价为每盒186元,还在包装上注明有药物疗效,而后发往该公司各地直营店和加盟店销售。

据该公司一加盟店店长称,“今立见”眼贴就像湿纸巾一样,不同的只是贴在眼睛上。在产品宣传中,他们还称其能预防眼睛干涩,缓解视疲劳,适用于近视等。但其实在2015年底时,该公司就发现有消费者在使用这款“眼贴”后有过敏现象。其中有一次,该公司一员工眼睛不舒服,想要拿点眼贴自己用,却被同事劝说不要使用。

3年生产30多万袋,制假售假终获刑

2016年11月16日,食品药品监督管理部门的工作人员在刘斌公司一加盟店进行检查中,发现该店内销售的“今立见闪亮眼保健贴”产品批号存在问题,随即对店内的上述产品予以查扣。后重庆市药监局认定,“今立见”眼贴标有明示预防疾病、治疗功能或药用疗效的内容,具有药品的主要基本特征,应按假药论处。

据介绍,“今立见”眼贴被查后,刘斌安排周光明通知各门店暂将眼贴下架转入隐秘销售。直到得知该案被移送公安机关后,刘斌才安排周光明通知各门店将眼贴退回公司或者销毁。从2014年至2017年被查获时,刘斌的公司委托生产了30多万袋“今立见”眼贴用于销售。经检察机关提起公诉,法院遂作出上述判决。

重庆市江北区检察院公诉科检察官谢春梅在采访中表示,目前市面上销售的眼贴,大多数仅能起到缓解视疲劳的作用,并不具备药用价值。如果遇到在说明书当中标注了功效、适应人群等具有药品相关特征的眼贴产品,消费者在购买时,最好在相关职能部门的网站上查询该产品是否有批准文号,或者查询核实批准文号是否同产品标注批准文号一致,以确定是否属于正规产品。李立峰 彭章林

来源:检察日报 

据外交部网站消息,14日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就相关内容答记者问。

问:北京时间4月14日上午,美、英、法对叙利亚发动空袭。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答:我们一贯反对在国际关系中使用武力,主张尊重各国的主权、独立和领土完整。任何绕开安理会采取的单边军事行动都有悖《联合国宪章》的宗旨和原则,违反国际法原则和基本准则,也将给叙利亚问题的解决增添新的复杂因素。中方敦促有关方面回到国际法框架内,通过对话协商解决问题。

问:美等三国表示采取军事打击是针对叙利亚发生的化武袭击事件,中方有何评论?

答:中方认为,应对叙利亚疑似化武袭击事件进行全面、公正、客观调查,得出经得起历史检验的可靠结论。在此之前,各方不能预断结果。

中方认为,政治解决是叙利亚问题唯一现实出路。国际社会有关各方应继续支持联合国斡旋主渠道作用,共同为推动叙问题最终得到妥善解决付出不懈努力。

问:能否介绍中国在叙利亚公民情况?他们是否受到了空袭影响?

答:中国政府高度关注他们的安危,驻叙使馆同他们保持密切联系。目前,他们都安全。

原标题:英国情报机构又告状:我们频繁受到俄罗斯网络攻击

[环球网报道 实习记者 左甜]“基础设施正频繁受到俄罗斯的网络攻击。”英国《泰晤士报》4月12日报道称,英国情报机构国家通信总局(GCHQ)网络安全中心负责人夏兰•马丁表示,“网络战是俄罗斯国家军事战略当中的一环。”

他表示,英国已经“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对网络攻击处于高度戒备状态”。

他认为,对任何一个现代国家来说,网络战中的“进攻和防御”能力正日益扮演者关键角色。“打造这种能力是俄罗斯国策的重要组成部分,他们通过这种方法自立于世界舞台。”

夏兰•马丁在曼彻斯特举行的英国国家网络安全中心(NCSC)年会上透露,英国的间谍和军队对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发动了一次大规模的“进攻”,旨在摧毁他们的宣传系统,挫败他们的攻势。

英国国家通信总局的负责人杰雷米•弗莱明认为,该局在抵御俄罗斯和其他敌对国家网络攻击方面也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弗莱明警告称,中东的政治板块也在发生着变化。他透露,他们正在秘密地和英国国防部的专家一起合作,开展网络进攻行动。

他说:“网络进攻只是更广泛国际回应的一部分,但这是英国首次系统且持续性地削弱对手的力量,作为更进一步军事行动的一部分。”